列车 T869

李鹏坤 / 2023-01-24


这次我遇见了一个女士,她独自一人,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,她和我一样,都是到终点站广州。她十分热情地问对面的姑娘哪里有水喝,得知车上有热水提供后,认真地问姑娘是否要喝水,她带了两个玻璃杯,长长的直筒的,可以给她一个接水喝。姑娘连连摇头,说自己带了瓶子。

姑娘边上是一个稀疏几根白发的男人,从他和女士的话语间得知他在上海做工已经有二十来年。女士突然高声问男人道,“大哥看你这么年轻,你是哪年的?”,男人诧异,“年轻吗?我 76 年的”,女士嫣然,说道,“那你还比我小一岁”,男人也有点吃惊,说,“看着你好年轻啊”

她身着红棉袄,兴高采烈地说这次是要去儿子的住处过年。儿子去年大学毕业后,在广州工作。

坐累了在车厢连接处站着放松。“年复一年”,“换间厂,干一段时间就没意思了”,“各个地方都一样”,“可以发传单,大街上有各种各样的人,有更多见识,可以学习到更多”。听见两个年轻男孩的对话,二十左右。我也在初中高中的寒暑假进厂打工过,知道那种窘困处境对心灵的折磨有多么痛苦。虽然我如今在从事我高中时所理想的工作,但我仍然觉得,我没有获得他们口中所说的,“更多的见识和更多的……”

那是什么呢?

列车一直向前开动,窗外铁路边的房子一间间飞跃过去。房子和每个人一样,都有自己的故事。世界好大,我们都很普通。

临近下车,凌晨五点过一些。我在车厢走道休息,望见一对年轻的夫妻。小小的生命在妈妈怀中一大团被子里,清澈的双眼看着我,真可爱。转眼再望去,已耷拉着头睡着了。母亲有些疲惫,但正在认真的照看小婴儿。

每一个人一定都会对另外一个人好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