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一个朋友

李鹏坤 / 2019-02-08


“一下子就过去了七天”

“那你怎么现在想起来了”

“其实很多次我都想过来说说话的,可是又觉得说那些东西有点太矫情了”

“都是些什么”

“三号那天准备给你赞美一下‘泥土’的”

“怎么是‘泥土’?”

“那天跟老妈去了花木场,准备春耕袋苗的‘泥土’,也就是将泥土用机器打碎。太久没有这样接近‘它’了,突然发现它散发的味道原来是那么的好闻,甚至比青草的味道还要好闻,那天都想好标题和第一句了,甚至结构都有了大概。而且那天感受到了一些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东西。”

“你说话能不能干脆一点,说到了又不把它说完,我现在想知道标题、第一句和那天你感受到了什么”

“标题:‘泥土’,第一句:‘它是如此的伟大’。那天不是老妈让我去帮忙么,可是那天她并没有让我做多少事情,我差不多一直在边上看,然后我发觉她是因为我回来了,想要有我在她身边的感觉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前天初二跟老妈回舅舅那边,也想找你的”

“啊,那你干嘛不来”

“ emmm ······因为那天只有下午有空,可是下午回到家却更想和朋友玩游戏,思量着想说的可以先不说。能刚好都有空一起,而且还是对同一件事物感兴趣,这样的机会并不多,趁着现在还有这样的机会,哈哈哈哈,和朋友玩游戏重要”

“那天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?”

“没有呀, emmm 有趣的事情就有一件,那天在五舅家果盘里发现了榴莲糖,喜出望外呀,然后边次边去其他舅舅家拜年嘛,边走边和我姐聊天,突然听见有人大吼‘边个食榴莲糖!’,偷偷瞄向声音的方向,是旁边路过的一群小孩,其中有一个男生比较善于分享自己的发现”

“你当时什么心情”

“我······当时心情是比较复杂的,但是第一反应是想笑”

“听你说了这么多,很想知道你今天怎么就过来了”

“我很不安”

“你怎么了”

“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”

“你能不能别说得这么抽象!”

“对不起,因为我不想说得太明白”

“那可以说说是关于什么的吗?”

“要这样下定义的话,关于朋友的吧”

“要是不稍微作出一点描述的话你以后看到这里会很迷惑的”

“我以后会看到这里?”

“有可能吧······那要是有人问起呢?”

“我之前就知道人分开了,会有各自的生活轨迹,学习到的,知道的,感兴趣的等等,都会变得不一样,可是我一直不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, emmm ······我重新认识了一个五六年没有说上话的朋友。对不起,我有点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现在的感受,我像被什么震惊到了,可是我又不是吃惊的感觉,有一点沮丧,因为我可以推敲出这位朋友比我接触到的社会更加真实而且深层次······我不想再说了”

“好,不问了”

“谢谢你”

“没有,也谢谢你”

EO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