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第一次坐火车

李鹏坤 / 2019-01-30


忍不住笑了,我居然写这样的标题。每次来回跑苏州都是坐的飞机,这次因为实习的缘故,只能临近过年才回家。我认为吧,过年机票涨价,航空公司收割春运红利无可厚非。在这里给大家传输一个事实,机票价格和动车/高铁的价格相比,事实上前者的实际价格会比后者低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如果稍作研究,就会知道机票的价格浮动很大,以我经常飞的上海/无锡——广州/珠海为例,最低我买过 199 (不含机建/燃油)的,一般在 450 左右,而最高价格(一般为明日票)会到 1.5k+ ,浮动之大可想而知。且每个航空公司都会有特价机票的售卖机制,作为促进机票售卖的手段。

而这个时候是航空公司亏本大甩卖,买机票千载难逢的机会吗?不是的,这是每个月都可以买到的,只是启程时间会在两三个月之后,也就是说,你要是能预见未来两到三个月的后的出行计划,你就完全可以买到价格比高铁/动车低的机票(广州到上海高铁 G96 次二等座为 793 ,一等 1302.5 ,商务 2492.5 )。

这里你可能会说那火车肯定比机票便宜,是这样的没错。火车与特价机票的差价一般在150到200左右,确实有价格优势,但要牺牲的是时间和环境,以我的情况为例,上海到广州 Z 字列车耗时 16 左右, K 字 21 左右, T 在两者之间,而航空只需要两个小时。环境的话,我刚刚吃完一桶香辣牛肉面,不太好意思作描述。

写了这么多,也就是想表达,如果你能预见两到三个月后的行程,去关注一下航空方式吧,会让你的旅途舒适很多,很多。

正题

车厢比想象中的宽敞好多,味道没有想象中的大,也可能是我对这个不敏感吧(偷偷瞄了一眼旁边大叔的脚丫子和走道抽烟的帅气小伙)。

很多带着小孩( 3 5 岁的样子)的小家庭,看着他们会有一种“忘却了”的感觉,尤其是我右对面那个脸蛋泛着红晕的小男孩,在我吃薯片的时候他还偷偷瞄向我(没有用的,不给),黑黑的大眼睛。这样的场景很熟悉,只不过那时我是那个小男孩。

待在这个正在飞驰的环境之中,你可以看到很多,因为你无需在意时间,你完全可以用你所能想象到的,所有的角度仔细地观察你所在的空间。

你可以猜想他们的职业。我觉得对面的男生是个白领,他有一头齐整的头发,不苟言语,举止文雅,自我看到他起一直带着耳机,没有理会车厢推销大姐的搭讪,使用 X ,不喜欢看人,除了刚刚买了车厢的晚餐(盒饭,长得还不错),什么也没吃。

也可以猜想他们的关系。走廊对面的四个人应该是同一个城市打工的老乡或外加同事的关系。带了一袋子的食物,这个方向可以看到有八宝粥和方便面。很自然的分配了各自的空间,女士趴在桌子上睡觉,男人看着窗外,另外两个,一个靠着墙在睡觉,一个看着手机抠着脚,偶尔还会聊天(听不懂,广西方言)。

他们都在做着自己的事,有在引导孩子吃饭的,有看电影的,也有用手机阅读的……都有各自的表情,有百无聊赖四处指望的,有愁容满面凝视着空气的,也有看面容可以感受到愉悦叫着垃圾丢一下的乘务员……

窗外还是漆黑一片,偶有灯火点点。现在是晚上 8:30 。列车行走在义乌与金华的交界,走廊不时就有人路过。我在写着这篇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到的文章,循环听着 My Soul

最后来句总结,挺好的,很社会。

2019 年 1 月 30 ,写于 Z99 。

EOF